(家教)直到心被剖开

06.不安前奏x山本武

最近的并盛处在一个不安的气氛中,连续几日发生并盛中学的学生在路上被袭击的事情,每日都有学生进入医院,闹得人心惶惶,所有人出门都十分小心,担心这样无差别的攻击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,传闻并盛的风纪委员会全员出动侦查此案,身为并盛守护者的恭弥云雀不容许任何擅自伤害并盛中学的学生,势必要咬杀那群胆大的草食性动物。

夜裡,黑暗的小巷传来一阵痛殴声,飞机头样式的少年跌坐在地上,惊恐看着眼前不似常人的两个怪物。

「你们要…干嘛?」

少年舔着唇,恶意的笑笑,伸手从口袋拿出一样工具,愉快的撬开对方的嘴巴。

「嘿嘿,就是带些战利品回去,再见啦,嘿嘿。」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凄厉的惨叫声迴盪在小巷中,走出巷弄时只剩下两个身穿黑曜中学制服的少年。

「好了吗?好了就走了…」无精打采的问道,毛帽少年推了下滑落的眼镜往前走。

「嗨嗨,我们回去吧!回去路上顺便买点吃的。」吊儿啷噹的跟上毛帽少年,少年吐着长舌头恶劣的磨牙。

隔日早晨,一名并盛中学的学生再次被送入医院。


放学期间大家有都忙于参加社团活动,夕阳连着玻璃窗照入空无一人的走廊上,桦鸣一手提着书包,一手拿着乾淨的毛巾,快步地往棒球场走去,今天她答应山本武要去看他们的棒球比赛,却忘记自己是值日生,只好快速打扫后赶往现场,大家都已经过去观赛了,她也想看传说中的山本全垒打。

「喀啦」的一声在无人的走廊响起,桦鸣感觉到有什么坚硬冰冷的东西抵在太阳穴旁边,惊讶的发现是自己所熟悉的枪枝,撇头看不知何时坐在自己肩膀上的里包恩正举着枪,脸上是与婴儿外貌不同的阴沉,她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里包恩要这样做,但是一想到彼此没有冲突,就放鬆身子,平静地问道:「里包恩先生为什么要拿着枪指着我?」

惊讶于少女的冷静自若,里包恩似乎印证了心中猜测的想法,眼中的怀疑加重,连会伤人的枪枝都不畏惧,可见是长时间处于这样的环境或是受过某些特殊训练,到底是哪家黑手党派来的?

「你接近阿纲究竟有什么目的?」冰冷的枪管再次撞了撞桦鸣的太阳穴,他大有你不回答就枪毙你的意思。

桦鸣有些恼怒对方失礼的行为,却不想为了这点事情就闹得大家都不愉快,毕竟从小生活在义大利黑手党,枪枝这种东西可以说是日常用品,连她都学过基本的枪击训练,至于射得准不准就是另外一件事了。她稍微侧了侧身,毕竟被枪抵着没有人会感到舒服,语气有些无奈:「没什么目的,我只是觉得阿纲是个很温暖的人,所以想跟他做朋友。」

这确实是桦鸣的想法,也是她来到日本的目的,但是里包恩打从心底不相信,他不相信会是这么简单的理由,所以十分不满意少女的回答,但是他忘了有时候最简单的答案才是一件事情的真相,许多人往往複杂化了事情,然后造成无法挽回的错误,一步错,步步错,终身错。

「这样蹩脚的谎言,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哪个家族派出来?」

「真的,我所属的家族是彭格列,所以我才知道阿纲是未来的彭格列候补,请让我一起帮助他。」桦鸣着急的解释,她想帮助朋友,为了那个承诺,也为了彭格列的将来。

「那你为何知道阿纲是十代首领的候补?这个消息应该是高层机密才对,你在九代首领的手下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」一连串问题噼头就来,桦鸣从来不知道里包恩心里有这么多问题,感觉就像老妈子在帮儿子提相亲,深怕儿子被坏人骗走,心裡默默偷笑,面上却还是一片平静。

「泽田的事情是听九代首领提到的,至于详细内容恕我无法回答,我只能说我在彭格列只听令九代首领。」

是吗?如果是听令于九代首领,那这人就相当于九代首领的直属部队......但是里包恩确定自己从未听九代首领提过,是敏感身分吗?脑中闪过来不及抓住的思绪,收起手枪,他冷冷看向对方的眼睛:「好吧,暂时放你一马。那只要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。」

「你的过去为甚么是空白的?」

只有一瞬间桦鸣的眼中闪过惊慌,正巧被里包恩抓个正着,她僵硬的低下头,灰色长髮滑下脸庞遮住了苍白的脸庞,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:「因为我没有记忆......所以在成为养女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。」

完全不给里包恩发问的机会,桦鸣快步跑向球场,紧抓毛巾而泛白的手指洩漏了不平静的情绪。里包恩捏了下帽簷,跟在桦鸣身后,心裡默默思考着,鸣·修顿妳到底是敌是友?嘛,暂且在观察一下吧…

但是修顿这个姓似乎在哪听过…

而桦鸣早在看到泽田纲吉他们的身影便加快脚步跑过去,比赛已经进入尾端,她小心避开人群,突然听到大家的惊呼声,抬头望去,原来是山本武击出一支全垒打,球的身影随着球棒的重击,快速飞往橘黄色的天空,画出完整的抛物线飞到学校的围栏外,就像夜晚的流星十分美丽。

比赛一结束,桦鸣乾脆先跑去找山本武,站在高大的山本旁边,她显得特别矮小,递了乾淨柔软的毛巾,四周不知道为什么要发出嘘声,桦鸣疑惑的看向山本武的队友,每个人都用羡慕的表情看着山本武,甚至有人用手肘撞撞他的背。

「喔~真好阿,还有校花帮你送毛巾。」

「咦?是吗?我们参加活动时,鸣酱都会帮我们准备啊。」假装听不懂队友的暗示,山本武哈哈的迴避话题。

「嗯嗯,阿武这边没擦到。」完全没听懂大家的调侃,桦鸣注意到山本武没擦拭到的额角,顺手的拿过毛巾帮他擦去,没意识到习惯性帮弗斯他们擦汗的动作在大家看来已经不打自招。

山本武有瞬间被桦鸣豪不避讳的动作惊到,却还是体贴的稍微弯低身子,方便桦鸣为他服务,他能看出来桦鸣完全是无心之举:「啊,谢谢。」

谁来说说这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,绝对有猫腻阿!大家心裡是各种羡慕忌妒,但是谁叫人家山本武有实力,竟然把校花给追到手,他们决定回安慰自个破碎的小心脏,一群人边叹气边离开。


为了庆祝山本武打赢比赛,阿纲一行人放学后一起去竹寿司庆祝,桦鸣跟山本武并肩走在队伍最后,她偷笑的拉了下山本武的袖子,叫山本武看向泽田纲吉和京子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,他们看到泽田纲吉几乎痴迷地对着京子说话,还不时有奇怪的动作,真是超级有趣。

「泽田么可以这么....搞笑啊?」桦鸣想了许多形容词终于找到一个不算是负面的词语,其实她是想说这样的泽田纲吉很像痴汉......

完全能想到桦鸣没说出的话,山本武爽朗的笑出声音,这样灿烂的表情恍惚间让桦鸣想起了弗斯,弗斯也总是用这样的笑容叫着她的名字,然后粗糙的手掌会使劲的柔乱她的头髮,真是有点怀念啊......但是山本武不是弗斯,而弗斯也不是山本武。

她突然好像能明白自己为甚么总是喜欢跟山本武走在一起,有时甚至像个小尾巴追在他背后。山本武时常觉得桦鸣正透过他看着甚么,但是因为对方的表情太悲伤,所以他从来不会去问,但这并不代表他喜欢这样的感受,没有人喜欢被当成替身。

「阿武.....你笑起来跟我爸爸很像,所以我有时会不小心看错,这样的行为如果让你感到不舒服,很抱歉。」第一次跟别人提起自己的秘密,桦鸣觉得十分不习惯,但是她不希望造成任何误会。

「哈哈,有这么像吗?桦鸣这样是在赞美我吗?」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,山本武一时间觉得稍微纠结的自己很蠢,脸上露出无奈又温柔的笑容。

「恩,你们都是很温柔的人。」看出对方不介意的样子,桦鸣意识到跟别人提起弗斯时,自己已经能够笑笑的带过,果然时间是能淡化很多伤口事情,包括她自己,包括弗斯,但是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在黑暗中抓紧她的人。

竹寿司以往日还要热闹许多,大家都投入在美食的享受中,直到大家狂欢完,天色已黑,所有人连忙道别回家,与大家住不同方向的桦鸣挥挥手就转头离去,消失在昏暗的街道。

夜晚的街路上寂静无声,桦鸣因为刚去竹寿司饱餐一顿,所以心情雀跃的沿路哼歌,不知名的小调迴盪在街上,经过一个阴暗的巷弄,桦鸣听到巷弄内传来殴打声,还有断断续续的求救声,连忙跑了进去,明明没有自卫能力,她还是不能见死不救,所以一深入便发现微光透入的巷内站了两个人,地上还躺着一个人,桦鸣跑到倒下的人身边,先是观察伤势才注意到黑色制服是并盛中学的学生,抬头看身旁的两人:「你们是最近袭击并盛学生的人吗?」

「是阿,又怎样?千种,这个女人要不要也做掉啊?但是她看起来好弱。」本以为能打架的少年,看到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,顿时无趣的撇撇嘴。

「阿,处理要吧,阿犬。」毛帽少年完全没有理会少女的问题。

听着两人肆无忌惮的对话,桦鸣直接的挡在那名受伤的学生面前,从跑进来的那刻起,她就没有指望自己可以安全的离开,但是还是会害怕阿,手脚不停的发抖。黑暗的空间裡,她只能用微弱的灯光看到两人的轮廓,下一秒,身体随着重击飞出去,撞上冰冷的牆壁,一阵头昏眼花,她撑起身子不同咳嗽,状况比预期的还要严重,原以为对方看在她是女生的情况下,下手会收敛点,却没想到完全没有这个意思,还好刚在进巷子前已经通报风纪委员会了,她至少要保护那个受伤的同学到救援到达,不能再让任何人在她的眼前消失了。

「千种,这女人竟然还可以爬起来耶!真有趣!」

跃跃欲试的动手,少年更加用力地把少女踢向牆壁,看着少女跌落在地板上,鲜血顺着脸庞低落,但是少女就像毫无知觉一样,又慢慢爬向原位挡住受伤的人。其实就算感觉不到痛觉,桦鸣还是晕得几乎昏倒,大概是断了几根肋骨,连手臂都快抬不起来,她倔强的撑着身子,当眼前又一脚飞来,闭上眼晕了过去。

「阿犬,停下来。」

「阿,干嘛停下来,不是要处理掉吗?」

「我觉得这女生不单纯,把他带去给阿骸吧。」

停在少女脸旁的脚收了回去,名叫阿犬的男生一把拉起全身都是伤的少女扛在肩上,跟着千种离开巷弄,留下昏迷的并盛中学学生。

「耶,千种,这女人好轻喔?感觉咬起来不好吃。」

「没人叫你咬她。」两人慢悠悠地往远处走去。


不久一群人围住黑暗的小巷,披着黑色外套的少年站在昏倒学生面前,手中拿着一个掉落在地上的白色零钱包,钱包裡面放着桦鸣落下的学生证,这时候旁边走来一个飞机头,对方语气恭敬:「委员长,这就是被通报受伤的学生。」

「那个来通报的人呢?」清冷的声音在黑暗中散开,所有人不自觉的直冒冷汗。

「不见了.....那个通报的学生好像叫桦鸣,但是完全没有看到人影......」看着委员长不断变黑的脸色,汇报小弟心裡一直默念我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......

下一秒整个人飞出巷口,所有人默默为他哀悼。

「先是无端挑衅,之后再绑架并盛中学的学生?这群人真该被咬杀!听着,两日内我要知道那些草食性动物的地方,不然.....全体咬杀!」

「是。」

今日的并盛町依旧不太安宁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◣作者随语:
这裡的设定阿武跟六道骸有些特质都像是弗斯,所以桦鸣会不自觉的亲近他们,但不是恋父情结,是一种被救助后的依恋,相当于精神支柱。

有时付出越多,得不到回报会更加失望,所以两人注定不是桦鸣的良人。

不....感觉我要写悲了,我要让剧情自然,是悲是喜天定~_(:3 」∠ )_

首發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2863105&chapterid=6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隔壁番茄杂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