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家教)直到心被剖开

04. 七年x并盛

十四岁这年,桦鸣离开了义大利,跑到日本的并盛町定居,可以说是一种情感的逃避,也可以说是为了承诺而付出行动。

七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是事情,包括弗斯和迪尔的离去。

一场黑手党的火拼中,弗斯不幸的被人从后背刺杀,那时桦鸣在彭格列总部的地下室裡陪伴冰封的XANXUS,她几乎天天都会去看那个少年,期待着有一天少年能离开这个黑暗的小房间。

当听到弗斯的消息时,桦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手中整齐摆放的花束散落在地上,她下意识摇着头,勾起艰难地微笑。

「迪尔,你在说什么?弗斯爸爸今天还叫我等他回来一起吃饭呢!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」

「鸣小姐,老大真的身亡了…」

似乎怕对方不愿意相信,迪尔再次强调了一遍,看着桦鸣有些迷茫的表情,他突然觉得让一个孩子接受这样的事实很残忍。

从那天起桦鸣便没有离开过弗斯的房间,她深信着对方的承诺,等了又等,却总是是等不到弗斯打开房门,用不好意思的语气说:「抱歉啊!桦鸣,爸爸回来晚了。」

弗斯,你到底去哪裡了?桦鸣一个人睡觉会害怕啊!为甚么要丢下桦鸣一个人?

直到迪尔敲响房门,桦鸣才知道弗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,抛下所有人先走一步了。
迪尔开车载着桦鸣前往邻近的大教堂,一路上两人保持着沉默,当到达目的地时,桦鸣却突然像疯了一样的往教堂大门跑去,越跑越快,彷彿用尽全身的力气,泪水从脸庞滑落下来,她抬头望着天空,开始嚎啕大哭。

「为什么不幸总是会发生?是谁?是谁一直夺走我的幸福?报仇…对,一定要报仇。迪尔,我们去报仇好不好?让坏人通通消失在世界上…」有些疯癫的话语自桦鸣口中说出,她的悲伤已经超过了自身所能承受的范围,就像陷入一种魔障,如果再不找到宣洩的出口,她大概会疯掉。

「报仇…报仇…报仇……」不停的喃喃自语。

直到葬礼的举行与结束,桦鸣站在刻着弗斯·修顿的石碑前发呆,都未曾说过一句话,迪尔站在远处看着自家小姐沉默不语,最终拿起大衣走到她身旁,披在纤细瘦弱的肩膀上,就像当年弗斯蹲在小女孩面前,他蹲下身子,握紧桦鸣的小手。

桦鸣盯着包复自己的大手,就跟弗斯一样充满温暖,耳边传来低沉沙哑的无奈声:「我们去报仇吧…为了老大…」

「嗯。」小女孩开心的笑了,眼角的泪水在夕阳下下闪闪发亮。

但是之后…没有之后了,隔天上午迪尔带着一批兄弟出去后,直到傍晚都没有再回来,接着桦鸣搬进了彭格列总部陪伴Timoteo.Vongola,她隐约知道迪尔一定是离开了,跟弗斯爸爸用一样的方式抛下了她。

小女孩彷彿一夜间长大了,变得成熟稳重,她再也不会说出任性的话,因为她已经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任性害死别人,她大多时间都在地下室和XANXUS说话,有时会遇到嗓门很大的白髮少年斯库瓦罗,看着对方长到腰际的直髮,她会劝对方去修剪,但是每次都在冰冷地视线下闭嘴,她想斯库瓦罗是个脾气暴躁的人,老是用剑指着别人,要小心被殴打。

很快的预计前往日本的日子来临,出发当天早晨,Timoteo.Vongola跟桦鸣说了许多事情,也是在那时桦鸣才真正从别人口中知道迪尔的死讯,无数个夜晚她都能安慰自己迪尔还活着,哪天会带她回有弗斯的家,但是今后都不可能实现了。

沉默的坐上飞机,桦鸣要去见一个叫泽田纲吉的少年。

「就让我逃避一下,之后我会坚强起来的。」看着窗外的机翼,桦鸣小声说道,一滴眼泪随着眼眶滑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拖着白色的行李箱,桦鸣一进入并盛便发现这裡的风气很良好,左右邻居的关係似乎很融洽,是一个单纯平静的小镇。直到后来遭遇的总总让她收回了这句话,证实了并盛是个高密度恐怖份子的天下。

拿着地图四处参观,桦鸣很快就抵达自己的新住处,是一个位于并盛中学旁的小平房,交通便利又不会太吵杂的地段,但是以一个人来说:实在有点大。一想到等等要打扫很久,她就感到头痛,轻轻叹了口气,打开门后发现果然如自己料想的,许久没人居住的房子,家具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,认命的放下行李,桦鸣加快速度开始整理,她可不想晚上睡在沙发上,等大致整理完毕已经过去四个小时,桦鸣拍拍酸疼的腰往外走去,她打算趁吃晚饭的机会,把附近走过一遍。

出门看向旁边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筑,桦鸣想到日本似乎有种习俗,在搬家时要送些东西跟左右邻居问候,默默记下附近的邻居姓氏,她愉快的往下午打听的一间名叫「竹寿司」的寿司店前进,对于一直生活在义大利的人来说,日本的冷盘料理是个稀奇的东西,海鲜没有经过烹调,直接沾上黑黑的液体就能吃到原汁原味,多么神奇啊!

进入朴实的小店面,一位笑的很爽朗的大叔站在吧檯中央。

「喔!欢迎光临!来坐这边。」

照着大叔的指示,桦鸣坐上大叔正前方的位置,看着小冰柜裡的新鲜海鲜,她眼睛都发亮了。

「叔叔,可以推荐吗?我没吃过生鱼片,不知道该怎么挑?」

「哈哈,这季节的干贝和鲑鱼肚都很棒,还有牡蛎也是产量丰富。」

「那各来一份。」

寿司店的老闆说了声好便去忙碌了,俐落的刀法就像表演一样,连看着都觉得是种欣赏。一盘整齐的生鱼片放在面前,桦鸣急忙夹起一块放入口中,脸上瞬间洋溢着幸福。

「真是太好吃了!!!」

正当桦鸣默默的消灭生鱼片,门外传来一阵吵闹,一群中学生打闹着走进来。

山本武招呼大家进门,一进店裡就看到父亲和一个坐在霸台中间的少女聊得很愉快,对方似乎注意到这边,转头看他们,一头灰色长髮的随着转动滑落肩膀,外国人深邃的五官配上勾人的紫罗兰色猫眼正歪着头看着他们,过于白皙的脸上写了满满的疑惑,似乎疑惑着自己为甚么一直看着她?自己看着她!?

这时候山本武才意识到自己盯着一位女性很久,久到大家都不怀好意地看着他,身旁的泽田纲吉有些脸红的提醒他:「山本......你认识那个女生吗?为什么你一直盯着对方?」

山本武看到外国少女已经转回头,不禁鬆了口气,苦恼的搔搔后脑勺,他能说自己刚刚被那双紫色的双眼看的恍惚吗?那是双充满故事的双眼,让他有些好奇。

「哈哈!我也不知道耶!」爽朗的笑了几声,山本武带大家到平时的位置用餐。

桦鸣转回头继续吃生鱼片,心裡想到:喔!刚刚那个棕髮少年就是九代首领属意的泽田纲吉啊?看起来有些迷煳和自卑,虽然还没有上位者果断的气势,但是和九代首领一样有一双温柔的眼睛,这样应该会是个好首领吧!能设身处地的为每个人着想,像是大空的包容。她感叹的想了下,优雅的咀嚼着干贝。

里包恩暗暗打量少女的背影,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单纯。这女人从来没有见过,但是他决不会错过对方看见阿纲的眼神,那是认识对方并且隐晦打量的神情,现在明明没有有人知道阿纲是第十代彭格列候补的消息,她到底是从哪裡知道的?看来需要好好调查一番了。
里包恩暗自捏了捏帽子,看向少女离开的方向。

桦鸣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里包恩盯上,对于今天能见到未来的彭格列和吃到美味的食物,她感到十分满足,快乐的哼着小调走回家,明天要准备去并盛中学报到,她开始对于校园生活充满期待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要努力写呆萌纲的快乐校园生活~(ノ>ω<)ノ
男主角你还要一阵子耶?(给你座位

后续内容目前正在重新翻修,之后腾上才会继续新连载,为了顺畅的文笔,我会苦力精益求精!!
故事的事件轴会有很大的更动,毕竟之前写的节奏太快,忽略许多感情梗,想写的细腻些,所以目测整部会是中篇规模~
欢迎大家多留言阿~~d(`・∀・)b

首发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2863105&chapterid=4

评论
热度(7)

© 隔壁番茄杂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