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家教)直到心被剖开

03. 冰封x一个故事

离开充满压迫感的办公室,桦鸣跟着身旁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大叔到处参观,佔地广大的彭格列有许多不同功能的房间,和种满各式各样植物的大庭院,他们看着小女孩就像忙碌的小蚂蚁,兴致匆匆的窜来窜去,嘴巴不时发出赞叹声。

「哇!好大的花园。」

「哇!好高的树。」

「哇!好多房间…」

突然小女孩停顿了一下,转头看着两人,好奇的大眼眨啊眨。

「叔叔,这么多房间,你们都不会迷路吗?」

黑衣叔叔们对于这个问题感到十分无言,但还是认真的回答道:「不会的,鸣小姐。多走几次就熟悉了。」

「原来如此…」

恍然大悟的桦鸣,趁着黑衣叔叔们发呆时,偷偷往刚发现的小门爬去,身影一下消失在漆黑的小门中,黑衣人发现一个转弯小女孩就消失不见,全都惊慌的四处搜寻,但完全找不到,只能硬着头皮,拿起对讲机报备小女孩失踪的事情,Timoteo.Vongola听完后没说什么,只表示知道了,便让人回到原来的岗位,他缓步站起身子朝门外走去,对于桦鸣的去向,他心裡已经有个底了。

果然是命中注定吗?连那个隐藏的小门都能发现…

沿途经过开满白色荼靡花的庭院,Timoteo.Vongola摘下了一朵开的特别饱满的荼靡,别在西装的领口,打量了许久胸口绽放的异常美丽的花朵,这似乎是提醒自己切莫忘记做出的决定。

荼靡花的花语是末路的美,是种坚强却散发哀愁的花朵,就像单纯的桦鸣。

隐藏的小门其实就在转角的牆壁上,泛黄的壁纸还有丝缝隙能窥探到裡面的黑暗,但是因为低于成人的视线水平许多,容易被下意识忽略,加上位于人烟稀少的区域,所以自然而然的彭格列裡只有少数人知道这条通往地下室的入口。Timoteo.Vongola弯腰走进去,手撑着凹凸不平的牆面,沿着刚好容纳一个成年男子宽度的阶梯往下,越接近地底,裡面说话的声音越清楚。

「你怎么会在这个大冰块裡面?」

「这样不会冷吗?」

「别担心,我去找人来帮你。」说完,桦鸣连忙往外跑去。

Timoteo.Vongola快步走进室内,叫道:「鸣酱,过来爷爷这边!」

「boss爷爷!」桦鸣听到是Timoteo.Vongola的声音,就跑去拉拉他的袖子,指着房间中心的一块大冰块。

那裡面是全身黑色着装的少年,愤怒狰狞的表情被冻结在时间中,但能看出他当时是多么的愤怒与不甘,用尽全力朝着身前的人发洩。

「boss爷爷,他是怎么了?为甚么会在这个冰块裡面?他看起来很悲伤......」桦鸣能感觉到少年在哭泣的心灵,荒芜而绝望,她想帮助他,所以只好把求救的希望放在Timoteo.Vongola身上。
毕竟大英雄在他的心裡是无所不能的,却没想到抬起头对上的是Timoteo.Vongola悲伤的脸庞,对方温柔的抚摸她的头,满是皱纹的双手传来温暖的温度。

「鸣酱想认识这孩子吗?」

「恩,大哥哥一个人待在这裡很寂寞。」

桦鸣转头看向大冰块,并用自己的小手触摸冰块冰冷的表面,认真听着Timoteo.Vongola说起少年出生在义大利的闹区,因为他的母亲发现他拥有死气之火,便灌输他是彭格列九代首领的儿子,直到后来发现自己不是彭格列的血统,愤怒的驱使自己的暗杀部队瓦利亚杀了许多彭格列的成员,意图夺取彭格列首领的位置,却被Timoteo.Vongola用冰封的方式来阻止了对方的野心,那件屠杀事后被称为「摇篮事件」,只有少数家族成员知道。

「他是XANXUS,是我收养的孩子,其实他心地很好,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,所以总是摆臭脸。这孩子一直以为自己是我的亲生孩子,所以知道事情的真相才会这么生气,但是无论亲生还是收养,我都已经把他视为亲生的孩子看待了。记得当时大家都是坚决要杀了他,但是我不愿意,所以我用这样的方法,至少能保住他的性命。」Timoteo.Vongola语气中有对儿子的爱护与悲伤,其实除去首领的头衔,他也只是个孤单的老人。

这是个在各个家族都可能会发生的故事,但是从小便被蒙在鼓裡,长大后自己所深信的一切都被颠复,那该是多可怕的事情,一瞬间信念全部失去,周围人的巴结讨好就像是讽刺,深深践踏到少年的自尊。
少年一定是个十分骄傲的人,无法容忍这样的背叛,容忍自己像个可笑的小丑被戏弄,即使对方没有这个意思,他大概也不知道还有谁是可以信任的,所以最后才会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来发洩情绪。

「像个傻瓜。」桦鸣小声的说着。

「是啊!XANXUS这孩子确实是个傻瓜,但是这是他的优点。」两人相视而笑。

Timoteo.Vongola再次伸出小拇指,认真的对桦鸣说道:「那鸣酱能答应爷爷的请求吗?然后换爷爷帮鸣酱把那些可怕的过去都赶走。」

「赶走?是指鸣酱不会再做可怕的噩梦吗?」桦鸣惊讶的跳起来。

「是啊,鸣酱就只是弗斯的孩子,没有人会再说你是怪物了。」

「不再是怪物.....怪物.....」不自觉的轻声唸道,没人知道桦鸣最害怕被称为「怪物」,那个称呼从小就像是解不开的枷锁,套在她的身上,她没有跟弗斯说过,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过为什么被称为「怪物」的原因,小心地守着这个秘密,害怕被发现后会招到嫌弃,然后再被送回那个不欢迎她的小镇。现在有了抹去的机会,她无论如何都想把握住,内心却忐忑不安。

「我能做什么吗?」

「我希望鸣酱......」

沉重扩散在房间内,Timoteo.Vongola慢慢说出自己的请求,看着桦鸣认真的点了点头,他知道计画终于开始了。

「我们打勾勾,这件事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,包括弗斯。请妳代替我......谢谢。」

互相拉勾的小手,承诺出一个永远不能说出口的秘密,桦鸣永远不知道正是这个承诺,让她的人生陷入悲伤,如果当时没有答应,是不是未来便不会走向悲剧?但是那终究只是如果,没有后悔的机会。

「请妳多来陪陪这孩子,他其实很寂寞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午后的彭格列总部,依旧是个平静的地方,这天桦鸣认识了名叫XANXUS的少年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之后文字档会慢慢上传~大家欢迎留言喔!!。:.゚ヽ(*´∀`)ノ゚.:。

首發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2863105&chapterid=3

评论

© 隔壁番茄杂舖 | Powered by LOFTER